“武林”小故事:咏春趣事
2018-03-05 17:35
5359
分享到

v2-1a6850e4da66a0d7a103048495addddf_1200x500.jpg

且说已经是快7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早年发在武术论坛上的,如今已经与故事里的“大弟子”后来的“A师父”成为了挚友,互相学习功夫,他也算自立了门户,功夫已算有所成,恰逢前阵子“徐雷之战”后的各种波澜,想起许多朋友还没接触过中国武馆或者说传统武术圈的糟粕文化或者说吃过亏,发出来给大家乐乐~~~权当笑话看~故事分为五个部分,都是本人亲身经历,博您一笑!

一,缘起

2010年3月,还在读大学的我,从泰国放假回老家,某天逛街的时候突然看见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有家咏春拳馆,很兴奋,也很怀疑,于是我就和朋友一起去看了下,馆很小,但是木人桩,沙袋,墙靶,一应俱全,老板和教练都是本地人,我就很好奇,我们本地人很少有学这个的,打听之下才知道是专门去外地学了不少年的,跟梁挺学过,也跟他的弟子学过。

跟老板谈好后,第二天我去了武馆,因为都是本地人,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告诉他们我在泰国学习过泰拳,他们很惊讶,结果当场就有练散打的提出来要切磋,结果,也就是他躲躲闪闪的,我压迫的打了几下的事情,当时让我想到的,这个馆的咏春可能还是以散打一类的搏击为主,结果其他对于泰拳有兴趣的学员让我用打反应的方式和他切磋,结果我用泰拳的技术,还真难打进去,他的步法吃住中线,两边转动,但是因为由于紧张,所以退后很多,但是手法上面,封挡和中线阻截都不错,我用拳法和单一的腿攻不进去,结果就假装前进然后突然后撤,打时间差,他反应不过来提前出手,我一个高扫从他眼前扫过,他才知道挨了;后来我问他,学了多久,他说以前自学了一些,学咏春有半年,我听了以后,立马对这里的咏春有了很大改观,一个半年的学员能用出来自己学的东西,这在传统武术界来说,除了中国跤,还是很少有拳种可以做到。

隔天我再去,馆里的教练说第一天不太好和我比划,怕我有想法,结果我们聊了很多,然后就开始学习他的技术,他的步法很快,一下子可以串出老远,其实后来他说,也就是简单的咏春上步,但是练多了,以实战为主要理念,多打模拟实战,就能出来,我感觉如果和他交手,也是时间差的问题,如果控制不好,他一抓住机会,一拳的时间,他就可以把很多招法都带出来,前手的距离一被突破,我就很危险,但是他也比较顾忌我的腿和近身技术,不过近身以后他的手法还是很犀利,让我胸口挨了几下都还没反应。

其实关于传统的技法,真的很难描述清楚,只能讲个大概的感觉,但是老家有这么一家传统武术馆,而且还能教些能用于实战的武术,还是很开心的,我很认真的像那位教练学习了梁挺这个体系(其实这教练不是正宗的)的咏春基本技术,那教练说,咏春,你有其他武术功底以后学,事半功倍,而且会比以前厉害很多,但是你直接学,那就要慢很多了,我们聊了很多,我也觉得咏春的技法很清晰,很容易上手,理解,由于假期时间有限,所以我就学习一些最基本的步法,站位和日字冲拳,小念头基本动作。也算是圆了我多年想学咏春的一个梦。

二,和谐篇~兼论传统武术传播心态

以前虽然练过点传统,也体会过一些传统的打法,但是说句实话,能让我的体会如咏春般简洁明朗的,除了中国跤,再也找不出第二种来,我的这种说法也许颇偏,但是我自身的感受是这样的。

传统武术的优势在于全面,任何攻击方位和时机都算计到了,省力,科学,没有体格限制,其实从理论上分析每一种传统武术技法,都是很科学,很实用的,但是如今传统武术传承中,什么都很健全,偏偏少了实战这一块,“讲手王”,“比划王”比比皆是,能打的人是有,但是这些少部分人大都是有着其他搏击经验做为基础的,我就说说我遇见的咏春例子。

前面那个帖子我说了,我去的时候表明过自己学过点泰拳,立马就被馆里所谓的二师兄叫去实战,我,165CM ,55KG,业余泰拳,“二师兄”177CM,体重63KG左右,实战是以现代搏击的形式开始,那“二师兄”的散打是得到我们省一个60KG的省散打冠军的指点,那省散打冠军也是我习武的第一个师父,教过我两个月,但是这“二师兄”大部分也算是自己练的,一开始,他就是小鞭腿试探,发觉对我没什么效果,就改用侧踹,都被我很好的防御下来(当时我们是由馆里的咏春教练做裁判),他发觉我不受干扰,就用他得意的左鞭腿,结果被我闪开后跟上一腿扫腰上,不过他及时用手肘挡住了, 估计是疼得够呛或者是清楚了实力,他就变成得点式的进攻了,结果就出现了我一个小个子追着他一个大个子满场退的情况,结果一次被我封在死角,那咏春教练马上就喊停了,然后问我:“为什么你不用你的肘膝啊?” 我说他根本就不近身摔我,我一主动进攻他就退,当时那咏春教练就没说什么。

打完后,“二师兄”比较郁闷,可能是在馆里耍面子耍惯了,但是其他学员心态很好,这咏春教练的大弟子就很谦虚的叫我教他泰拳的扫踢,他很喜欢泰拳,个子和我差不多,就让我用泰拳的方式和他比划一下,确实,我单用现代搏击的手法打不进去,结果我就拉开距离来打,一个突然近身然后停顿的假动作,那大徒弟马上起手防御准备(问手),结果他手才一放下我的高扫就从他面前划过,他才知道自己挨了,“二师兄”在一旁看了就说了些,你知不知道他这一腿放出去你就挨了,他没用力踢你,和我打的时候用力踢我的话云云。。。。。。。。(后面的大家自己知道)

那咏春教练也一直没闲着,一直在旁边观摩,确实,他这两个弟子一点咏春步法都没有,“二师兄”的手法确实也练到了些,我如果不拉开距离打假动作或者躯干攻击一类的,也打不进去,不过他们都是退的多,我心里对于咏春真正的全方位实战能力,打了个问号,因为如果固定的,或者短距离搏斗,没有接触过咏春的去打,很吃亏,因为所有的进攻理念和节奏完全被打乱,看到的只是眼花缭乱的拳法,一个不小心,剩下的就只有挨揍了,但是如果放开来打,全方位的搏击距离,咏春的练习者大部分,仅仅是大部分,距离感就乱了,近身的技术当远距离用,或者一味的退却,反而来跟着别人的节奏走,变成“泰式咏春拳”或者“散打咏春拳”,经验丰富者,抓住机会,一击即中,所以当时我的心里对于这个馆,或者说梁挺这体系的咏春拳,还是有点疑问的。

我再去这武馆的时候,咏春教练已经开始在教他的学员如何破解泰拳的正蹬腿了,他说泰拳的正蹬腿很好,中线起腿,和咏春的很像,于是就让我踢他看看如何破解,结果我们在固定的条件下,我正蹬过去,被他艮手划开,当然,他加上了一个转马类似的近身,一个日字冲捶打在我胸口上,接下来,他又演示了一些破正蹬以后的擒摔技法,当然,当着学员的面,我就很配合的让他玩了几下,不过我始终发觉,他有个很好的心态,我也很想学习咏春,他就教了我很简单的钳羊马和上步,还有日字冲捶,咏春教练说,昨天怕我有想法,所以没和我动手,说他那两个徒弟都是没有步法的咏春,所以防得住,打不出来,“二师兄”在一旁看见我练咏春,就说你也想研究点咏春拳啊,我说是啊,这东西很实用,然后他又云云。。。。。。。(后面大家自己知道)

隔一天后再去,我终于挨到咏春的苦头了,咏春教练主动要我试手的(其实就是条件实战,而且我不带左右移动的),当然也是控制点力道的,这次一开始,咏春教练就站了离我两个正常开始距离的范围(他身高175CM,体重大概65KG),我心里一看这个阵势,就有点不安的想法“被人研究了” 确实,咏春教练这次是主动进攻的,突然的上步加日字冲捶,我当时带着的是拳击拳套,咏春教练带的是分指手套,他中路插入的速度很快,并且配合日字冲捶做进攻辅助,但是我离开他的距离远,所以我的距离感判断就出现了错误,所以我的正蹬阻截就提前发出了,结果就被他艮手冲拳的动作划开,一下击中我的面部,我们分开,继续开始这次我有了点经验,但是那咏春教练还是站得很远,我才清楚,他就是为了迷惑我的距离感,这次我还是他主动进攻,我稳多了,看准机会防住头蹬腿阻截,中了,但是还是被艮手化了很多,这一阻截之后,我脚落地手上马上被封住,又是一顿日字冲捶。。。。。。再开始,这次等待机会,那咏春教练一直等我身体出现空档,见我不露空档,他就主动上步,他的上步不是单纯的上步,而是带滑的,手上随时问手准备接触攻击,这次我看准了机会,在他进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蹬地发力了,左扫腿扫出,结果他整个人突然往左边斜上方移动,也就是配合转马移动,然后双耕手(也就是双手交叉成一条线的过程),吃住我的左扫,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是移动了的,也就是通过身体移动加上手上发劲来化解我的扫踢,吃住我的腿以后,我马上贴身抱住他的脖子,所以他的后续动作,就是艮手结束以后的抛出我的腿让我失去重心的动作没施展出来,但是他马上就扫我的支撑腿,然后往地上一放,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他后来近身的时候还加上了咏春的低位腿来封制我的腿膝,所以很难发挥出来,后来的交手也就是意思意思了。

当时他大徒弟在一旁就说,还是各有所长,如果我也带分指手套也许就会好控制些,我心里明白,别人已经研究过我的擅长技法了,所以失败是很正常的这时候“二师兄”开始发挥了,说我为什么一被封手以后连环冲拳就喜欢偏头,云云。。。。。。。。(大家知道),然后立马带上分指手套和我来,我还是带着大拳套,但是也继续了,结果他手法是有,不怕我近身控制他的颈部了,但是仍然是他一个大个子,不敢近我的身,老是给我挠痒,偶尔一个手法得手以后就很得意,结果还是挨我抓机会打假动作得手,不过还算是比较持平的样子,他很得意的走了,走之前又云云。。。。。。。(大家理解下)

结束后,这教练还有他的大徒弟,和我一起交流了很多心得,然后又带我打了下小念头,我的感觉是,近身的技术,遇见咏春,确实很难发挥出来,因为我要控制对手的颈部才有机会发力,而他一近身就吃住我的中线,很显然这些时间他都再研究我的技术,所以我落下风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教练说:“我今天用的就是咏春的进攻步法,那两个家伙你和打,一点步法都没有,如果我和你打,我没有步法,我也吃亏。” 其实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也知道,这教练最早学过拳击,然后一直散打,经常打实战,积累了大量的搏击经验,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还是很喜欢琢磨这些东西的,他也在福建当过保安经理这些,实战,很多实战,他当时跟梁挺和梁国华学的时间也不长(主要是集体短修班),但是在我们这里开馆以后,打服了不少上门切磋的其他武馆人员,我和他得出的结论是,有搏击底子的人学习这个体系的咏春会很快,很容易上手,但是如果先从搏击入手的话,很多人就会很依赖搏击的距离感,而失去咏春的步法,就像“二师兄”。。。。。。所以还是得花大量时间来磨身步和手法,然后,一定要实战,这教练心态就很好,他第二天问我泰拳的扫踢到底怎么回事,然后给我看他的胫骨,他说他用散打的方式去试了一下用胫骨来踢,所以肿了~·也许这个体系很多人看了会觉得有点山寨,但是能用出来,有实际效果,那么就算是水寨,石头寨甚至柬埔寨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不过功力训练很重要,我后来再去的时候,就开始了一些基本的手法对练,也重新调整了距离感,当然,“云云二师兄”还是不忘记“教导”我几句的,因为以前有传统的一些底子,功力有点积累,加上泰拳给我的搏击感觉和经验,所以我手法对练的时候,很容易就上手掌握了,甚至还和他大徒弟,里面公认手法最好的弟子玩了个半斤八两,但是我们都很谦虚,相互学习,我教他泰拳的技法,他陪我练咏春,其实咏春的基本功简单,和双节棍一样,不懂的人,看上去觉得眼花缭乱,觉得简直是看漫画一样,咏春第一次被打也是,眼花缭乱,根本无从防御和反击,其实接触了才知道很科学,通过你桥手,全身的锻炼,基本手法也就是直线,斜线,加画圆的动作反复组合,但是无论练什么,老老实实扎根基的时间是躲不掉的, 后来这教练给我说,如果单纯的打搏击,他和我打,他自己够呛,但是加上咏春,他有信心,也说,我这么小的个子,能把泰拳打成这样,他也很佩服,他身高要比我高,占了点手长的优势,不过如果换成是职业拳手,我想,见高下的,还是杀伤力和近身的时机,我也很佩服他的心态,虽然他的咏春可以说很简单,也许咏春门人觉得很业余,但是,做为一个主教练,公开和人交流切磋,吸取经验,这在其他传统武术馆,是很少见的。

拳法没有强弱之别,有区别的是人,这句话成了很多人修炼武术的心态,也成了很多人的“护身符”,那种心态利于自身提高和传播,相信大家自己清楚。

三,辛辣篇~

想了很久,本不想发这样一个帖子的,但是有感最近的中泰比赛以及自己所接触过的两个国度的武术环境,以及心中一些压抑,还是想把一些真实的情况说出来给大家交流下。 http://www.ws61.com/bbs/read.php?tid=126020(这是原版,也为和谐版)

中国是个很智慧的国家,体现在方方面面上,避实击虚,声东击西等等都是兵法中的经典手笔,体现在兵法的实载体之一武术上的时候,就体现得更加突出,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会发现,中国武术在面对敌手的时候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避免正面冲突,硬碰硬的交手是中国武术里面最为避免的,这本是个很智慧的战法,因为无论从我们的身高和身体上面来看,我们都无法面对比我们强壮数倍的“游牧”民族,所以我们必须选择最适合我们的方法来训练,总结经验达到我们保护自己的目的,但是这样的方法很需要花时间,也需要很多的条件来训练锻炼,而心态无法端正的人,就容易投机,于是乎.............有了我遇到的故事。

事情的经过这些什么的,我的第一个帖子已经写了,这里就不废话了,直接从后面接上“就在我即将结束假期返回泰国继续新学期生活的时候,武馆的馆主和前文中提及的大徒弟私下要请我吃一顿饭,我欣然接受,因为我的咏春(虽然山寨)手法一直得益于大徒弟的陪练和教学,我也想好好保持关系,以便下次回国的时候继续练习,啤酒过得三旬,馆主发话了,说“兄弟啊,我告诉你啊,你知道不知道,其实就在你进馆的那一天,当你说出你是在泰国读书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主教练和“二徒弟”(事后我才知道是武馆合资人之一)吓得心发慌啊,那主教练不敢和你切磋,摸不清你的底,又怕你看不起这个武馆,所以叫那“二徒弟”和你打的时候试探你,连续研究你两天以后才和你交手的,我现在给你说,你别介意,现在他们私下都说你其实也不怎么样,估计就是在泰国的一个小县城里面瞎练,也没见过什么人物,呵呵。”

我听完以后沉默了一下,接着说“其实说实话,那天我第一次和那咏春教练交手的时候,在贴身中,他要摔我,被我控制住他的头部摔不到,我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毕竟切磋嘛,点到为止就行,结果他一下子给扫我的支撑腿非要把我摔在地上,我就觉得势头不对了,起来以后看见一些小学员的家长也围过来看了,我就配合一下了事算了,如果真要也出全力,那么他的下盘在全速进攻的时候是很空虚的,输赢难讲。”

馆主听完以后摇了摇头,那大徒弟接着上来对我说“你知道吗,你来那天,他们想让我和你打,目的一是想试探你,二是想看我出丑,因为这教练有个坏习惯,就是无论是和学生训练还是和我们训练,只要是对练,你发挥好了打中他一下他就一定要打回来,而且打得很重,所以搞得学员都害怕和他对练,你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很少和他对练的问题了吧,为了这个事情我还和他们闹得很不愉快。”

我听完以后回想了一下最近训练的时候只要我和这个大徒弟一连对接性的训练,学员们就围过来看,因为觉得实用性比较强,每次这个时候那教练脸色就很不好看,才明白原来这个大徒弟在馆里一直属于被打压排挤的地位,因为一不是自己出钱,二就因为手法好,遭人嫉妒,不过在国内的武馆,这样的事情很正常........不过不管是谁挨了这样的陷阱都不舒服,我也没例外,心里一直很别扭,所以我决定在我快走的时候,露一下我“险恶”的面孔。

接下来的几天我毫不顾忌和那大徒弟在武馆里面练对接性的训练,有别于以前的是,除了和那大徒弟和馆主以及其他学员我还是嘻嘻哈哈笑脸相迎以外,对于那教练和那“无敌二师兄”我基本上都是板着脸,但是碍于馆主的面子,不好主动提出和他们切磋的要求,于是乎,“险恶”的我就选择了馆里一个厚道老实的巴柔爱好者(自学),教他泰拳,而且是在那教练上课的时候当着他面教,我教得很认真,巴柔爱好者也学得很认真,所以,那教练的学生们也看得很认真~~~~~~~~但是我很纳闷了,第一次是那教练主动提出要和我切磋并且下狠手,而这次,无论我怎么无声的挑衅,这教练硬是一声不吭,闷了两天,只是对他的学员说,泰拳适合擂台搏击,咏春适合街斗一类的话.....至于我们的“无敌二师兄”嘛,当然是最不甘寂寞的,在我教巴柔爱好者的时候想凑过来指点或者偷学,见我板着脸什么都不好说,在我们休息的时候上来问了我一句很雷人的话“泰国的MM可能还是没有中国的漂亮吧”...... 在我和那大徒弟练习的间隙,“无敌二师兄”也曾经上来提出要比划,意思就是我用拳击或者搏击的拳法进攻他,他用咏春防守或者反击,因为他见我用搏击的拳法老是攻不进那大徒弟的防守圈,就想证明自己高过他,我说可以,这次我再没给任何面子,加上移动抓时机连续很多下打在他身上,由于是练习,就没出多少力,不过还是着实让“无敌二师兄”严重害羞了一翻。

后来的时间我知道了,原来那大徒弟的咏春并不是跟那教练一手学出来的,而是有个表哥,在佛山打工的时候边打工边学,学了6年,回来以后教了他半年,而他之所以一直不说,就是因为馆里的两个“主角”一个主教练,一个小合资人太要面子......不能赢,赢了就要散伙或者说翻脸,我也才真正明白,这是个无法胜利的斗争,因为不是技术,而是心态,就算我当日真的全力出手,最后的结果我一样会很伤心和失望。

几个月后,我在泰国打电话回去问候下大徒弟的时候,他说,我走之后,馆主开了个会,会上严厉批评了馆里的歪风邪气,澄清了雷武龙同志的实际情况,谴责了一些成员的不良作风,并且指出,以后要在和谐的思想下,搞好馆里氛围,发展好新的季度教学,会后与会代表表示虚心接受建议,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表示会坚决执行馆主的指示,建设好本馆。

再过几个月后,我听大徒弟(现在已经是主教练了)说,馆主不再做武馆的生意了,而是做回自己的广告公司,而武馆交给了大徒弟打理和经营,前任教练出走去其他城市自己开馆,实际理由是馆里学生都不愿意和他学多少而是像谦虚并且愿意给学生“打”的大徒弟练习,而单论手法和技术,他自己内心清楚自己的分量,含恨离去……至于“无敌二师兄”嘛,天下间已无对手可与之一战,潜心闭关修炼,以备他日重出江湖~~~~~~

现在,还是那老地方,小武馆,但是人越聚越多,大徒弟变成了传功师父,继续谦虚,谦和的教学,虽不能面面具备,不过好歹也赢得了一定的声望和人心,不久前某港台歌手来我穷山恶水之处演出,因为平日做人教拳心态做法较得人心,大徒弟被朋友推荐为歌手此行贴身保镖之一,倒不是说功夫有多好,让人放心的,从来不是功夫...........而某处城市中,偏僻的小武馆,前任教练在对着他仅有的几个学生诉说着,自从我以咏春出山以来,无论跆拳道,拳击,散打,甚至泰拳,都败在我的手下。

好了,胡言乱语结束,其实说到这些,我很难受,也让我想起很多,想起自己在泰国的中国新年庙会上表演中国武术结束以后,那一桌子的老外起立给我行抱拳礼,想起在学校拳馆里被我偶尔击中的职业泰拳教练兴奋而热烈的鼓掌,我只觉得,不管谁真实情况如何,就算是当年真如描述中所说的张三丰李书文在世,也无法在现在的中国让国术发扬...........今天在这里像大家一吐冤屈和苦水,其实也觉得就华山能较较真了,希望不影响列位看官心情,功夫还是要练的,但是不要忘记我们学习任何武术的第一堂课,都是身体要站直。

四,反转篇~功夫会吃人

两年后,平心而论就现在那位早已归入正统咏春门下的“大弟子”的咏春水平,已经完爆之前那个伪梁挺系咏春教练太多,真正的梁挺系是需要认证的,而那人也不是,不要脸点说,就我现在的半手咏春不靠泰拳也可以完爆他了~“大弟子”在老家也成了有名的一个咏春拳师,心态不错,而伪梁挺系教练混得极为惨淡,学生没几个,因为自己心胸和技术的问题,场子被踢了不少次,想起来还是有几分感慨,我曾经用一句话形容过传统武术的圈子,就是想在这里面学到真东西就是四个字“粪里淘金”。酱缸文化的极致其实就是传统武术圈子,国人最后的执着,好在近几年清醒的人越来越多,站出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是个好事,共勉之~~

不过随着一个人的功夫或者实力越来越增长,人的性格和眼界也是会变的,控制得好,就变得好,控制不住,你就会被功夫或者能力反控制,加上传统武术圈子传播氛围的问题,一个人练出功夫以后受到的影响也越大,所以经常看到各门各派都出现师徒反目,兄弟反目的桥段,我也没想到,后来这个事情,又会让我遇见了一次,那是在“大弟子”正式成为一个师父开了武馆以后,(为了方便,就叫他A师父)之前一直愿意和各种格斗技术交流的他,拜入了正式的门派,并且已经有一小批徒弟以后,心态悄然发生了变化。

正好碰上我回老家处理事情,要待上一阵子,就去他武馆玩,一开始还好,还能和以前一样,讨论武技,甚至切磋,我因为是自己好朋友的武馆,所以就对他的学员们也说一些泰拳的技法,特别是近身内围缠斗的技巧,因为突然攀上对手后颈的技术让学员们难以适应,所以基本我每次都会得手,而且没有专门学过破解内围缠斗的人是很难迅速挣脱的,本来一个很好的技术,能让咏春学员们增强实力。但是后来我发觉一次和A师父粘手的时候,我用了泰拳里面的内围缠抱动作迅速缠到他头上后,他有点着急了,想用咏春的动作挣脱出来,但是我不断换手缠住他后脑(肩膀放松,手掌扣住对手后颈,肘压着心窝,往自己身上带),他换不出来,之后就开始面有难色了,我看了出来,以为毕竟当着学员的面,后来我就说你学一下就知道怎么破了,他笑笑没说什么。

接下来几次,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无论是我认为咏春在远距离应该用正蹬弥补控制,正蹬不会破咏春前进的型,而扫踢会破掉,所以希望他们增加正蹬的训练,还是他们用耕手这类动作来防胫骨扫踢的动作都太危险,等等,他都不发表意见,或者说打哈哈过去,但是不少学员却开始感兴趣,觉得要学改一些技术才能应付这个如今现代搏击练习者越来越多的局面,但好像是A师父的师父们有意让他只传授咏春单独的技术,或者是他的功夫已经逐渐在学员面前形成“神话”,他已经开始有点控制不了自己了。

平心而论,A师父的功夫在咏春里面确实越来越好,后来所学的这门咏春是偏身的,多了抽,劈,砍等几个动作,而且手臂硬度练得很硬,也很快,在中距离徒手接触的时候几乎占不到便宜,而且很可能手臂被他打伤,但是远距离一直是弱项,所以一旦拉开距离,正蹬控制加扫踢的打法再配合膝法迎击,让他一直很难找到便宜,很容易形成一种“我进不去,他进不来”的局面,后来,他往来于佛山和我老家之前,不断去进修,终于有一次,在争论用不用分指手套和护腿板增加咏春对抗性训练的时候,他和我之前爆发了正式的冲突,他始终认为,如果戴上分指手套这些东西,那么将会降低这门咏春劈砍手臂的威力,而且破坏传统教学模式,我说欧洲咏春,乃至梁绍鸿(叶问私教弟子,梁朝伟的咏春师父)的咏春,都做了改进,而且咏春传出去后,老外们自己试出来的打法,倒过来逼得国内的咏春跟着改革,他说那为什么这么多咏春名将都没改?我说因为他们要按照这种模式一点一点赚钱,后来我们比划了一下,还是因为有学员观战的原因,他近身的时候我没有起膝迎击他,所以一直退着防守,气氛不欢而散,那次开始,基本就很少再愿意聊技术了,而且每次去武馆训练的时候A师父还喜欢有意无意的在学员面前说一些风凉话,虽然我也继续练咏春,但是表面上还是没有闹僵,事情又继续下去。

后来,省城有投资人上门洽谈,希望在省城开一个武馆,A师父又找到我商量,我说也可以去,但是省城现在发展很快,各种流派乃至搏击俱乐部都有,教学等方面要改进,甚至要学习之前我说的提膝防扫腿和泰拳正蹬(不折叠膝盖),以防止很大可能会遇见的上门切磋事件,我的观点是,省城不是广东佛山,只玩咏春的距离没有问题,去到佛山的人也会因为氛围所限制而很少谈其他武技,只来学咏春,而我们省城没有这个氛围,来的人可能完全没有接触过咏春,提出试手肯定会是拉开距离的方式而不是采取咏春的粘手距离,也许是要面对更大的市场和环境,A师父暂时表示答应,但是当省城武馆开起来以后,立马又变成了原来的脾气,死活不改,期间佛山的老头子们也一直给他施压,说会过来看看武馆,让他按照他们那套方式传下去,这样学员会稳定,他们也有绝对的控制权,但这派咏春又偏偏和电影里的不一样,摊膀伏很少,都是抽劈砍,你直接上来这样教,很多看了电影慕名而来的学员就直接想走了,况且A师父本身也是从正身咏春开始学习的,这时候受到佛山老头子们的蛊惑,基本什么都听不进去,他认为挂了一个佛山的牌子,在内地就能生源广进,而且当时有搏击底子的人上门拜访的话,他都会显得比较紧张,结果再一次和我闹翻之后,我也就没再过去了,正好家里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我也就回到了工作的地方。

之后武馆经营不善,加之A师父没有执行固定的教学模式,以及心高气傲与投资人不和等等因素(主要是徒弟多了自己架不住面子,对投资人方面一点不愿意吃亏),加上没有经验,武馆迅速经历了换场地,到换投资人,最后撤资等一系列过程,前后时间不过一年时间,期间佛山连续来了几次人,除了来赚红包和传点所谓的新打法之后,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A师父感觉到自己也被这个圈子害苦了,不得不把重心从省城搬回老家。

五,世事变换无常,不破不立

一年后我回家过年,A师父拨通了我的电话,约我到他的武馆喝茶,我犹豫了几下,还是答应了,在武馆,他等学员走完了以后,有点尴尬的给我道歉,说当时自己性子太急,而且以前生活不容易,突然有了财路和名声,架不住,加上佛山老头子们的做法,始终把他当外人,老家这个地方以前治安不好,年轻人都好斗,所以练拳的实战切磋都愿意打,所以在佛山算是替老头子们争得了面子,但是老头子们依然不喜欢外地人势力名头太大,始终不冷不热,而他也因为之前老头子们一直吩咐不允许改训练模式等原因而抵触训练方法,我也没多说,离开武馆后直接约了一顿酒,和解。

今年,A师父武馆遭遇危机,佛山老头子们一句话不说,隔岸观火,甚至有人幸灾乐祸,“徐雷之战”爆发后,佛山老头子们集体失声,咏春各个群里爆发了激烈的讨论,很多人开始提起欧洲咏春和梁绍鸿咏春的训练方法,A师父这时候在门内第一个打破规矩,引进了一批护具,开始尝试改革,他很真诚的给我说,以前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改,现在不改,早晚会被淘汰,就像以前有个产品叫万能充,什么电池都能充电,觉得有一个就万事俱备了,现在你还找得到这种东西吗?没有了,电池都不拿出来了,谁还用,传统武术不与时俱进,面临的结果也是如此,所以我不管佛山那边再说我什么了,我要让自己的学员们能不断进步,有条件我还要送他们出去培训,上擂台打比赛,不管输赢,只要打了就好。

看到他们开始用我当年和A师父争论乃至翻脸的方法训练,并且越来越积极,我有种很复杂的滋味,传统武术技术是有可取之处的,但是这种庞大的利益关系和传播氛围导致你一旦沾染上去,就非常难抽身,不管谁都一样,徐晓冬这一次虽然被封杀了,但是他这下的后果是整个传武圈没预料到的,而且很可能在三五年后才会真正体现出成果,该改变的改变,不改变的如果不被淘汰,那么就只是纯养生文化的东西了,武行这碗饭,始终是得换个吃法了,我也很感慨自己的生活中能经历这样一件事情,我依然是传统和现代武技都接触的路子,因为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这个社会的环境会一点一点的改变,最终剩下真实的一面。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招贤纳士广告服务商务洽谈少儿公益

中国少儿武术网 联系电话:400 600 0295 京ICP备13052380号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城园一区17号 邮编:100078

关注少儿武术公众号